AV网址大全

當前位置:黨群建設 > 做合格黨員> 正文
李保國:點燃太行脫貧致富的希望
  • 2016-06-02 15:18:07
  • 來源:武漢光谷建設
  • 點擊:0

  四月的太行山,板栗樹抽出嫩芽,核桃林泛起新綠,蘋果花盛開似雪。然而,鄉親們再也見不到他忙碌的身影、聽不到他爽朗的笑聲。

  2016年4月10日凌晨,河北農業大學教授李保國因心臟病突發,不幸去世,年僅58歲。

  4月12日,在為他舉行的遺體告別儀式上,太行山的農民來了,他們要送別這位助力脫貧的“科技財神”;河北農大的老師學生來了,他們要送別這位可敬可愛的良師益友;更多的黨員干部來了,他們要送別這位甘于奉獻的共產黨員。

  ——連日來,在河北省臨城、內丘、平山、阜平、唐縣等地,農民自發在村里設置靈堂為他守靈。

  他的骨灰,被太行山區不同地方的老鄉帶走,灑在他生前為之奮斗、牽掛的土地上。老鄉們說,秋天到來的時候,碩果結滿枝頭,他會含笑看到。

  ——連日來,9000多萬人次在網絡上懷念祭奠他,近30萬網友在手機微信中為他點亮燭光。

  “一生踐行入黨誓詞,把事業看真,把百姓看重,新時期優秀共產黨員的代表!”“鞠躬盡瘁的好教授,農民的好朋友,永遠值得我們敬仰、懷念!”“希望更多的李教授式知識分子走到百姓之中!”“希望更多的干部像他一樣接地氣,走群眾路線!”……

  李保國走了,但他卻把一個真正共產黨人的精神留在巍巍太行,在廣大群眾和黨員干部心中豎起一座不朽的豐碑。

  他一心一意為百姓——

  “太行山的父老鄉親富起來了,我的事業才算成功”

  “李老師是我們村的大恩人!在他的幫助下,崗底由人均收入不足80元的窮村,變成了人均收入3.1萬元的小康村。”內丘縣崗底村黨總支書記楊雙牛難掩悲痛。除了“大恩人”似乎沒有什么詞匯,足以表達太行山區人民對李保國的信賴。

  為什么他讓成千上萬農民群眾如此信賴、如此尊崇?

  “我是農民的兒子,是黨員,見不得窮。”“還有許多山區農民在過苦日子,我必須把自己的知識和能力全部貢獻出來。”從武邑縣一個農民家庭走出來的李保國,始終堅定這樣一個信念:“太行山的父老鄉親富起來了,我的事業才算成功。”

  “李老師從不小看我們這些農民,在地頭拿起家伙親手教。一天不會就兩天,直到教會為止。”邢臺縣前南峪村農業黨支部書記王曉棠流著淚回憶說。

  “李老師教我們,用的都是我們能聽懂的話,還常編一些順口溜,要我們牢記。比如冬季要修剪,記住一句話,去掉直立條,不留扇子面,現在舍不得,長成大鍋蓋,影響日光照,果實最受害。”前南峪村民王永堂回憶起這些時泣不成聲。

  “農民講究眼見為實。要讓農民接受新技術,必須先做給他們看,再帶著他們干。”李保國說。

  當年,在崗底村,李保國對蘋果樹進行修剪,看著大把大把剪下來的樹枝,村民們個個都心疼。接著又開始疏花疏果,看著滿地落下的小蘋果,許多農民不干了:“果子沒有長大就給扔了,怎么豐產?到時候他一拍屁股走了,我們找誰說理去?”

  到了秋天,事實說話了:及時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蘋果長得又大又好;沒有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蘋果又小又不好看,賣不上好價錢。

  接著,李保國又推廣蘋果套袋技術,這項新技術當時在河北省尚無先例。“蘋果不見光還能長?”面對群眾的不理解,李保國拿出5萬多元科研經費買來紙袋,手把手教村民套袋。秋天,套袋蘋果又大又紅,一上市場就成了“搶手貨”。

  這下,群眾服了,128道蘋果標準化生產工序成了嚴苛遵守的生產準則。

  “李老師不僅是我們的‘科技財神’,他還為我們培養了一批‘永久牌’的土專家。”楊雙牛告訴我們,因為有了李保國手把手的“傳幫帶”,目前,1 千多人口的崗底村就有191名果農獲得農業部、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頒發的初、中級果樹工藝師證書。他們不僅自己能致富,還活躍在山區傳授技術。

  多年來,李保國舉辦不同層次的培訓班800余次,培訓人員9萬余人次,許多果農成了“技術把式”。

  他像一把火炬,點亮貧困群眾希望,創新推廣36項農業實用技術,幫助山區農民實現增收28.5億元,帶領10多萬群眾脫貧致富奔小康。

  他用35年如一日的赤誠,寫下了一個共產黨員、一個知識分子,對太行山區人民那種綠葉對根的情意。

  李保國的手機中有將近900個電話號碼,其中農民的有三四百個。無論何時何地,熟悉的還是不熟悉的農民打來電話,他都會耐心地接聽解答。

  在李保國離去后的兩天里,他的手機還不時地傳出淳厚的鄉音:“李老師,啥時來俺們村作指導???”

  他一門心思干事業——

  “有人說我運氣好,干什么成什么。我覺得不是運氣,而是我這個人‘安專迷’”

  富崗蘋果、綠嶺核桃、南和紅樹莓;邢臺前南峪、平山葫蘆峪……李保國用科技之手,點亮了一連串閃光的名字。

  李保國曾這樣說:“有人說我運氣好,干什么成什么。我覺得不是運氣,而是我這個人‘安專迷’。安就是安下心來,專就是專心致志,迷就是迷戀至深。”

  “保國是跟隨河北農大‘太行山道路’成長起來的一代人,是我校深化拓展‘太行山道路’的重要領頭人之一。作為一名共產黨員,他始終將時代和社會的需要作為事業的落腳點。”河北農大黨委書記程慶會說。

  河北省山區面積占全省總面積的62%,山區人口占全省總人口的37%,省委、省政府歷來重視以科技創新和技術進步為驅動的山區開發工作。

  1981年,李保國大學畢業后留校任教。正逢學校決定在太行山區建立產學研基地,李保國作為首批課題攻關組最年輕的成員走進了太行山。

  土壤瘠薄、干旱缺水、植被難生……他們面臨的困難是一般人難以想象的。

  爬高山,蹚深谷,他與課題組的同事起早貪黑,踏遍了項目中心區的所有山頭地塊,獲取第一手詳盡的數據資料。白天,幾個饅頭一瓶水,山當餐桌地當炕,躺在地上吃干糧。夜晚,煤油燈下分析數據,苦思冥想破解之道。

  以“聚集土壤、聚集徑流”為方向,他們在邢臺縣前南峪村進行了爆破整地技術研究。經過多年冒著生命危險的爆破試驗,前南峪村由草都長不好的禿嶺變成了“山頂洋槐戴帽、山中果樹纏腰、山底高效水果抱腳”。村子還被命名為國家4A級森林公園。

  山區生態治理取得顯著成效后,李保國又把“戰場”轉移到產業脫貧上。

  臨城縣河北綠嶺果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高勝?;貞?,2000年,為了破解核桃品質差、品種雜的難題,李保國開始了艱難的核桃新品種實驗攻關。他一頭扎在核桃林,從當年3月下旬開始,每天背一個水壺,從上午10時一直盯到下午4時,中午就在現場啃兩個饅頭。

  “我們不忍心,想替他,讓他回去吃個熱乎飯,他卻說果樹的花期一年只有一次,如果錯過了,至少要延誤一年時間,關鍵時期我必須盯好,結果這一盯就是一個多月。”高勝福說。

  有一次,李保國正在進行人工干預實驗,突降大雨,他用傘給核桃新苗遮住了雨,把自己晾在了大雨中。

  經過五年不懈努力,他成功選育出中國獨一無二的核桃品種——綠嶺核桃,所推行的“綠嶺薄皮核桃矮化密植栽培技術”被認定為國內首創。

  李保國先后用10年時間,研究形成了配套的優質薄皮核桃綠色高效栽培技術體系。如今,僅邢臺市,薄皮核桃年產值就超過20億元。

  他像一棵大樹,扎根巍巍太行,先后完成山區開發研究成果28項,培育了16個山區開發治理先進典型,創立了一批引領山區農民脫貧致富的樣板。

  生前,李保國沒有發表過影響因子很高的SCI文章,但是他用自己堅定不移的腳步,把最好的論文寫在了太行山上,鐫刻在了山區百姓心中。

  他一腔熱情傾為公——

  “干點自己喜歡的事,干成點有益于人民的事,什么時候想起來,也是值得驕傲的”

  “去世前幾天我還勸他說,蘋果樹正開花,要不在崗底村住幾天,指導指導果農,捎帶休息休息。他一口回絕‘我哪有時間?’”李保國的妻子郭素萍淚水漣漣。

  一年行程約4萬公里、200多天在山里“務農”。除了完成學校的教學任務,李保國幾乎天天奔波在路上,上車當司機,下車當勞力。

  多年來,他的足跡踏遍了太行山區,經他直接幫扶的村莊已達到三四十個,間接帶動發展起來的村莊百余個,受益群眾達10萬之眾。

  在去世前的4個多月時間里,他在家的時間總共不到10天。就連春節假期,也只在家休息了一天。

  “現在大力推進精準扶貧工作,很多地方找來,能堅持多去一個地方,就不能少去一個。也許多去一地就能改變更多老百姓的生活。”他說。

  有一次,在石家莊,他一天之內轉了4000畝蘋果園,給農民作技術指導。

  “通過我的技術,早一年進入盛果期,一畝地增收4000斤蘋果,按一斤蘋果賣兩塊錢算,一畝地就增收8000元,4000畝地是多少???3200萬元。一個人辛苦一天的事,多值!”

  “常年給農戶和企業提供技術指導,每年至少也得有幾百萬的收入吧?”這些年,這樣的問題,李保國不知面對過多少次。

  事實上,他既不拿工資,也沒有股份,有時還貼上了自己的科研經費。

  李保國的話,見心見肝——

  “不為錢來,農民才信你,才聽你的。”

  “要說我的收獲,那可大得很??蒲谐晒鰜砹?,荒山綠了,農民富了。”

  “干點自己喜歡的事,干成點有益于人民的事,什么時候想起來,也是值得驕傲的。”

  ……

  李保國不僅是科技攻關的高手,作為一名教授,他還是甘為人梯的良師。

  “保國雖然常年深入基層,但從不缺席學校和學院的各項教學活動,從課堂教學到實踐教學,從青年教師培養到教學團隊建設,他都嚴格要求自己,以身示范。”河北農大副校長申書興告訴我們。

  由于感到知識儲備不足,在大學畢業20年后,已經是博士生導師的李保國,盡管教學、科研工作繁重,但還是毅然放下教授的架子,去讀了中南林業科技大學的博士。

  李保國的進取精神激勵著學生。他帶的碩士研究生,70%考上了博士研究生。

  “李老師是我院森林培育學科負責人,他的事兒再忙對學科工作也不放松,大到一個學科點的規劃,小到一門課程的設置,都傾注了很大心血。”河北農大林學院黨委書記盧振啟談道。

  但是,對待名利,他又淡泊如水。

  申書興說,為了鍛煉青年教師,李保國讓他們擔當課題主持人,自己甘做幕后英雄。

  盧振啟說,李保國獲過幾次優秀共產黨員稱號,后來大家再推薦他,他就說“我年齡大了,其他老師做得和我差不了多少,還是把優秀讓給他們吧!”

  忙得了“大家”,顧不上“小家”。

  想當年,李保國和妻子都是課題組的主要成員,長期住在基地,對兒子的學業疏于管教,孩子只上了個大專。“我先后兩次做手術,他都在山上。我和兒 子確實為他付出了很多,但是我們一直理解他、支持他。”郭素萍說。在一次活動現場,主持人要求李保國對家人說句真心話,他顯得很不好意思,可最終還是 “擠”出了長久以來積在心底的愧疚:“老婆、兒子,我愛你們,但是我顧不上管你們。對不起!”

  鏡頭前,他流下了眼淚。

  “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淚水,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。”35年來,李保國同志忠于黨,熱愛百姓,堅韌執著,把自己全部的智慧和汗水,獻給了這片土地,為荒山變綠、群眾致富傾盡全力。黨將永遠銘記他,人民將永遠懷念他。

 


武漢光谷建設投資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鄂ICP備10210009號-1

AV网址大全